0111日报.jpg w.jpg 0111京郊.jpg 0111晨报.jpg 0111商报.jpg x.png wz.jpg yy.png sdjsb.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.jpg xwyxz.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.jpg dxs.png
舞台·剧
字号调整: A- A A+
《风筝》今晚大结局,罗海琼揭最后谜底
2018-01-11 16:18:55北京晚报
发布时间:2018-01-11 16:18:55 文章来源:北京晚报 作者:邱伟 网络编辑:赵悦
【导语】北京卫视播出的谍战剧《风筝》今晚上演大结局,贯穿全剧的国民党潜伏特工“影子”终于浮出水面,此人就是共产党侦查员韩冰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onganchina.com.cn/pw/wtj/201801/11/t20180111_11078415.html
文章摘要:,大荟萃人才招聘西耶娜,密码出落游乐城。

  北京卫视播出的谍战剧《风筝》今晚上演大结局,贯穿全剧的国民党潜伏特工“影子”终于浮出水面,此人就是共产党侦查员韩冰,这个颠覆性的人物身份变化成为整个故事最让观众始料未及的结局,此前剧情中的无数疑问也随着这个悬念揭开而得解。《风筝》尾声这情理之中、意料之外的一笔反转,无疑要归功于韩冰的扮演者罗海琼对这个角色的准确把握。

  表演过程中没给

  观众留下任何线索

  罗海琼在《风筝》中饰演的韩冰是一个和她以往塑造的角色反差很大的人物。在大多数观众的记忆里,罗海琼仍然是那个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里饱读诗书、大方得体的方紫仪,以及《大宋提刑官》里气质如兰的瑛姑,又或者是她上一部谍战剧《借枪》里妖艳魅惑、精于算计的小市民裴艳玲。

  《风筝》中,罗海琼饰演的韩冰出场时留着齐耳短发,脸上顶着“高原红”,穿着满是补丁、领口磨得发白的灰旧军装,再加上往土炕边一坐剥开烫红薯就吃的架势,一个爽快、强势又接地气的女干部形象跃然屏幕,被观众调侃为“泥巴一样的女人”。老对手郑耀先评价她,“你不太像个女人”。罗海琼自己也承认,“刚开始韩冰身上的那股劲儿,是我下意识给的,我绝对不让她像个女人。”

  “她是打过仗的,而且还有一层隐藏的特殊身份。所以,前期是不允许她有任何情感的,但凡露一点,命都没了,哪有资格去谈情说爱?因此,我在演的时候,就明确一点,韩冰身上男性化的东西必须要扎实。”罗海琼说,演韩冰的过程和她以往饰演任何一个角色都不同,之前演戏,即便是一个反面角色,她都会故意设计让观众喜欢、爱上这个角色,但到韩冰时,她不再这么做了,“如果我一上来,就演得让观众喜欢我,我就露了,因为这个角色要求我一定要藏得死死的。韩冰前期也不需要讨喜,因为我有最后那一下。我一定要你们看到最后的时候,会心痛,明白她是个女人,一个从事特殊职业的女人。”

  剧中,韩冰与郑耀先犹如宿命般的对手,从延安革命根据地到新中国成立后扫清特务残余,二人每一次交手都火花四溅、难分伯仲。对于韩冰而言,她从未放弃抓捕郑耀先;对于郑耀先而言,他也始终没放弃追查国民党潜伏特工“影子”。剧集结尾真相大白,“影子”这个角色塑造得不留痕迹,离不开罗海琼对于人物的透彻分析:“其实韩冰可以潜伏的这么成功,在于她将所有情感都隐藏起来,没留下一点把柄。我在表演的过程中也没给观众留下任何线索。因为我把这个戏当真的去演了。当你真的设身处地活在那个环境下,任何一点纰漏都是致命的,你必须要毫无破绽才能活下来,不可能让任何人看出来。”

  作为共产党与国民党的两名顶级特工,“风筝”与“影子”互相潜伏在敌方阵营中。和柳云龙饰演的“风筝”一开始就向观众揭晓了真实身份不同,“影子”的身份是贯穿全剧的谜,直至结局才得以揭晓。对于这样的设定,罗海琼表示:“郑耀先与韩冰是一明一暗的两条线,郑耀先是明着演,让观众看到他所有的内心活动;而韩冰则是一条暗线,什么都不露给观众,需要你去琢磨,去思量。我和老柳两个人其实是以立体的表演方式在呈现,他中有我、我中有他,合在一起才是特工这个职业立体的样子。”

  这个角色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

  采访中,罗海琼谈到与《风筝》导演柳云龙颇为有趣的一段渊源,最初他们双方都不是彼此的第一人选。作为导演,柳云龙在找韩冰的扮演者时,刚开始并非属意罗海琼。他对这个人物的画像是“一个放在人堆里认不出来的人”,因此他想找一个“不像明星的演员”。可惜戏拍了十几天后,最开始扮演韩冰的女演员因为腿摔伤了,剧组只好临时换角。

  当时罗海琼生完孩子正好有档期,但她对这种已经开机的戏并不十分“感冒”,后来在丈夫的极力推荐下,她才决定看看剧本,结果看了三集,还没等到韩冰出场,就迫不及待决定要争取角色,“我太喜欢这个剧本了,我当时对自己说:这个角色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。”

  进组之后,柳云龙也并非十分确认罗海琼的气质一定适合韩冰,因此做造型的时候,特意叮嘱造型师,“先别急着剪头发。”但是,试了一场戏后,他就确认罗海琼就是韩冰。那一场戏,韩冰顶着被黄沙吹眯的眼睛和被太阳晒得两颊尽是“高原红”的脸,拿着望远镜抬头看天上的飞机,看完之后,这位雷厉风行的女科长从腹腔里吐发了一声豪迈的“走”。柳云龙看完之后,十分惊喜地说:“这动作太二了,但是太对了。”

  对于《风筝》中与自己反差极大的人物形象,罗海琼表示:“当演员拿到剧本开始创作的时候,这个角色真不真实,最后呈现出来的样子符不符合剧中的状态,是我最需要琢磨的。可能观众看了会说罗海琼怎么这部戏里不好看了,但是作为演员,我是奔着演好角色去的,而不是哪个漂亮去演哪个。”在她看来,在天寒地冻的自然环境下冻出的“高原红”,在简陋的延安窑洞中天然呈现出的“灰头土脸”,黝黑粗糙的皮肤,这些恰恰都是那个年代里人们真实经历过的东西。“演员永远是为角色服务的,对于演员来说,像是最重要的,不是美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演戏演到现在,罗海琼只在韩冰这个人物上没有演出角色的可爱性,她只是想把角色厚厚重重的一辈子表现出来,放在观众面前,让大家自己去感受。对于韩冰这个时间跨度大,身份和性格都十分复杂的角色,罗海琼的诠释方式是:一切都简单着来,甚至她透露到后期,就完全“不用演了”。一站在那儿,很多属于韩冰的感情,就自然往外溢,人和角色已经融为了一体。

  本报记者 邱伟 J179

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.jpg

北京日报新闻热线: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:85202188 广告刊登(声明公告类):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:85202099

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北京pk10开奖直播搜狐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:52175777

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。